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邻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日志

 
 
关于我

若邻,一个与书打交道的人,就职于陕西某高校。《诗刊》子曰诗社社员,中国诗词协会会员,作品收录于《当代中国诗词精选》《九州诗词》《马邑诗词》《曲阳吟坛》《陕西广播电视报》等纸质书、刊、报。

网易考拉推荐

有这样一段岁月,有这样一些人  

2010-07-26 17:14:13|  分类: 至爱亲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的岁月里总会有一些人让你永远没法忘记,即是永再不见面,只要有合适的场景,比如一段弦律一首老歌,一个故事,一种味道都能让你想起他(她)。

       昨天晚上凤凰卫视里播放着唐山大地震的场面,看着第二天跑步开进的救援部队,我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当时也应该跑在这支队伍里并且是一个连长,他就是我70年代末在某医院住院时认识的病友,一个大哥哥。

       这个大哥哥那时在我们一帮小病友的心目中可是一个英雄,他有唐山救援三等功的勋章,也有一支作为奖品的爱不释手的钢笔,上面就该有关于唐山救援的提词什么的吧。

      大哥哥姓周,杭州人,现在应该有60岁了吧,心脏不太好。记得那时在北方长大的我没有吃过香蕉,听我说过以后,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弄到了几个香蕉,有点青,我咬了一口,觉得味很怪很怪,立马吐了出来,并表示“这么难吃?不吃了不吃了!”周哥哥很伤心地说“你说你没有吃过,我费了很大劲才买到的啊”。小时候的我不懂事,如果现在,就是再难吃,我都会说“好吃好吃,谢谢”,然后大口大口的把那些香蕉消灭掉。

       后来大家都出院各奔东西了,再无音信。

      想起了周哥哥,我想起了那段岁月和那段岁月里人们面对病痛的乐观精神。说起周哥哥,我就得说说妹妹,那个比我小一岁的东北女孩,就是那篇《妹妹和她的恒温理论》里的妹妹,虽然她比我小,但个头比我大,比我成熟。

      妹妹出院后我们一直有联系,直到大家成家后,因为工作,孩子,家务中断了(那时没有电话,不方便),有电话后,我多次通过114想查到她所在单位的电话,想找到她,都没有结果。直到08年的一个下午,我在办公室突然接到一个沈阳电话,声音让我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是妹妹!失去联系十多年的妹妹,我以为今生我再也见不到她了,那个和我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看电影,一起闹矛盾吵架的小病友!!她是通过114查到了我原来单位的电话,从原来单位同事那里知道了我后来单位的电话,再通过后来单位的同事知道了我现在的电话。多亏我的人缘好啊,离开十多年的单位,大家还有联系。

       妹妹在电话上和我说了失去联系后的生活及现在的生活。她在某市的一个外贸单位工作,很好,让我放心。但她急切的寻问我还有哪位病友的电话,特别是周哥哥的电话,我告诉她谁的也没有。妹妹告诉我,他们一直有联系,直到她长大,每成长一步都有周哥哥的鼓励,她告诉我,周哥哥应该是她的初恋,只因为她太小。她说周哥哥转业回杭州了,娶了一个并不喜欢的姑娘为妻,住某某小区,心脏不好,她总担心他因此已离开了人间,否则为什么找不到呢?她想让我和她一起找到他,并不是有什么想法,只是知道他还活着就好。我答应了帮他找,并说在那一带有我们的学生,应该能找到的,放心,他不会S。

      从那以后,我在网上查了杭州的某小区,用电话联系上了一个在该小区做房屋中介的女孩,让她帮我找,她说,旧小区也拆迁,很难找到哦,有消息就告诉我。我在Q上也加了几个杭州人,但没结果又被我删掉了。周哥哥真的是找不到了吗?我放一篇博文在此,也许他也上博,就这么不期而遇了,因为我相信缘份。

      在那里值得记忆的还有一个姐姐叫侠,江苏徐州人,出院后我们也一直有联系,她先工作,还给我寄过花衣服,还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她结婚,我省吃俭用的用三十元(当时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是15元,是班上的首富)买了一床毛毯(其实可能是晴纶的)给她寄去了,后来听说她随老公来了陕西,但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时代,不知道怎么就也失去了联系,侠姐,你还好吗?今生不知道是否还有缘相见?真的希望她也上博,偶然间点开了我的博客,看见我在此等她。

      应该还有一位陕西籍的大哥哥,也是军人,能写诗,会画画,因为是乡党,所以对我比较关照,出院后给我寄过一本新华字典,但后来没有联系。每当看到这本字典,我总想象着他也许转业回陕西,每年新生进校时我就想象,也许一个报道的新生在学籍表上父亲姓名栏填写着XXX~~~

      还有开封的一个大姐姐萍,在我拉肚子的时候,她一直照顾着我,后来她不小心崴了脚,拐着腿回武汉时让我和她同去,我却独自玩我自己的,置她于不顾。她在开封工作后还给我寄来过她亲手用开思米毛线织的纯白色的围巾。

      如今,都天各一方,不知今生能否再见,但我的心里永远都装着你们,我亲爱的哥哥,姐姐,妹妹。祝福!永远!

      你们的乐观在我那时年幼的心灵深处留下了终生不能磨灭的印记,是我一生中战胜困难和痛苦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