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邻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日志

 
 
关于我

若邻,一个与书打交道的人,就职于陕西某高校。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诗刊》子曰诗社社员,作品收录于《当代中国诗词精选》《九州诗词》《马邑诗词》《曲阳吟坛》《陕西广播电视报》等纸质书、刊、报。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  

2009-11-26 12:12:40|  分类: 至爱亲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一年了,是食道癌夺取了他的生命!

        二十一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过父亲的音容笑貌,但也从来不敢刻意的象我今天这样回忆过他,因为怕伤心和流泪。

         父亲的一生应该是红色的,一个执政党的老党员,他所工作过和生活过的县的县志里都有关于他的记载。

         父亲一生都是跟党走的,直到他离开岗位回到农村都是响应党的号召。他也严格要求着他的女儿们,至今天,他的女儿们,女婿们甚至外孙女们及外孙女婿们大都是中共党员,优秀公务员,先进工作者,这是家风使然。父亲最满意的女儿应该算是三姐了,三姐曾经有过一连串的荣誉和称号,在我小时的记忆里,每逢过年就有三姐单位寄来的“喜报”,父亲总是捧着乐得合不拢嘴。

        在回到农村的那些年,父亲为了养活四个女儿(大姐已去新疆工作了),起早贪黑,开垦荒地,记得小时候二姐带我去一块地里收东西,她告诉我:这块地是爸开的,爸干活累了就自己卷一锅“老汉烟”(烤烟叶未经任何加工,直接放入烟斗里),坐在田坎上抽了再干,是她送饭时看见过的。

        其实父亲回到农村也并未幸免,我至今记忆里还依稀有我不到两岁时父亲作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批斗的情形。那时在当时的小学校的一颗大树下,至今还能想起父亲当时的模样,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卡其布做的中山装,低着他那颗高贵的头颅,和他一起挨斗的还的一排人,其中有一个女人,脖子上挂着一串布鞋,有人在叫骂着她是“破鞋”,说她“好吃懒做”...好吃懒做这个词从那时到现在就一直在我的词典里存在了,只有“破鞋”这个称呼是在我长大以后才明白了它的意思。

       在我记忆里的父亲,面对困难总是那样乐观,在农村普遍缺吃以红薯充饥的计划经济时代,父亲总是把蒸红薯叫“棒子馍”,为了我们几个能吃饱他总是用米换面,然后把面粉搅在稀饭里而是稀饭看上去稠一些。后来,他也曾参与了一些大队的工作,外出开会有肉时,他总是舍不得吃,用一个搪瓷缸子装了带回家给我们吃...

       父亲一生如果说有过错的话,那就是对二姐的不公。因为家里没有男孩子,大姐不在,二姐成了家里的老大。二姐不再读书,跟着父亲劳动,父亲为她选了一个几乎老实得有点木纳的男孩做了老公,造成了二姐一生的不幸。

      1988年10月,父亲因为食道癌永远地离开了他所关爱的女儿们!我知道他是因为长期郁闷所致。他被允许安葬在他在老家为当地种植的一片能阴福后代的经济林里(这是他的悼词里所说),我还记得当地的老农民用手往父亲坟上捧土的情景。

      父亲走了,但他的人格魅力将影响着他的后代们。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